您的位置:首页 > 案例展示 > 正文

精虫上脑落入仙人跳被控强奸,律师介入终获无罪释放

作者 lawyeryi 浏览 发布时间 2018-05-16 13:56:51

仙人跳代指一种利用猎艳心理给人设计圈套,骗人钱财的行为。粤语俗称“捉黄脚鸡”(此名称常见于港澳地区)。总而言之,喜欢吃免费午餐的人,最容易遇上仙人跳等破财消灾之事。
仙人跳,是以从事淫秽活动为由头,一些男人的某种猎艳心理(一般是去找妓女),两人到某处,准备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的时候,这时候,这个女的同伙,一般是一男性,突然出现在眼前,为了不让事情张扬出去,为求自保,好色男会把身上的钱给这对同伙,而他们则是达到敲诈的目的。
深圳刑事辩护律师近期便代理了一宗类似案件,林某山被指控强奸被公安刑事拘留,家属找到我们办理了委托手续。我们前往看守所见完林某山后,发现本案疑点重重,林某可能落入“仙人跳”陷井,根本不能构成强奸罪。随后便起草了《关于林某山不构成强奸罪的法律意见书》呈交公安机关,公安机关在仔细研究该法律意见后最终经讨论认为林某山无罪,予以释放!
以下为本律师起草的《关于林某山不构成强奸罪的法律意见书》
 
关于林某山不构成强奸罪的法律意见书
 
深圳市公安局某某分局:
  关于林某山涉嫌强奸罪一案,我所于2016年7月11日接受林某山的妻子的委托,指派我担任林某山的律师。本律师接受委托后,会见了犯罪嫌疑人,对本案事实有一定的了解。我认为犯罪嫌疑人林某山行为不构成强奸罪。现就此问题向贵院提出如下法律意见,供贵院参考:
一、受害人本身便系“失足妇女”,且曾自愿与林某山发生过数次性关系。
据林某山陈述,其在2016年5月23日认识受害人的。当时林某山的朋友“罗某”请其到盐田玩,当晚罗某便开好了宾馆,并叫来了受害人。当晚林某山与受害人便自愿发生了有偿性关系,嫖娼的费用是由罗某支付。后面二人便互留了微信号码。
在2016年6月2日左右,受害人发信息给林某山说她朋友逼她去休闲中心上班,她不愿意去,希望林某山能前往盐田接他来林某山住处。林某山本来说当天时间太晚了,第二天再过去接,但受害人坚持要林某山过去接,后面林某山只能连夜去盐田将受害人接到西乡住处。但接过来没多久,受害人朋友便通过“罗某”处查询到林某山电话并打电话过来要人,但受害人事前告之林某山说不要告诉她朋友,所以当时林某山并未告之,当晚林某山便出钱给受害人由受害人自行在外住旅馆,自己在家里住。第二天,受害人的朋友前往林某山处找人,但林某山当时确实不知受害人在哪个旅馆住,但受害人的朋友一直纠缠,要么找人找出来要么赔钱,不然不让林某山走。后面林某山被逼无奈向对方转帐支付了2万元才得已脱身。
林某山付了钱后受害人的朋友便离开了,但没想到没过多久,受害人便主动联系了林某山,并告之其所住的旅馆。林某山过去找到受害人后告之受害人其朋友已经离开,让她以后不要再烦他,说完后便离开了。
当天下午,受害人给林某山发了一个微信图片,是一张东莞回安康的火车票,受害人说她要回安康。林某山回复说回去好好休养身体。可到了下午3时左右,受害人又给林某山打电话,说她朋友回去了,把她一个人扔在了东莞,她身上没有钱,在东莞很害怕,并让林某山前往东莞去接她。林某山原以为受害人是开玩笑的,并未理会。后面受害人一直用座机打电话过来,后面林某山看受害人可怜,于是当晚赶到东莞。因为时间太晚没有回深圳西乡的车,所以二人便在东莞找个旅馆住下,当晚二人再次发生了性关系。
第二天,二人回到林某山在深圳西乡的住处,受害人在其住处住了4-5天,期间二人又曾发生过性关系。住了4-5天后,受害人又提出想回老家陕西安康,于是林某山便为其购买了火车票,并给了他几百元钱在路上买零食。但没想到,过了火车开车的时间,受害人又给林某山打电话,说又没有回去,一个人在火车站没有钱,想让林某山打钱过去,但这次林某山并没有理她。
过了几天后,受害人又给林某山发微信,说她在老家了,但老家工作工资太低了,问林某山住处附近有没有工作介绍。恰好林某山住处附近有一家酒店招服务员,于是便告诉了受害人,并且帮受害人购买了火车票。受害人坐火车到了东莞后,又通知林某山前往东莞接她。接她回来后,便安排在了西乡一家旅馆内,当天时间是2016年7月1日。
 
二、201671日双方发生性关系时,是受害人主动提出的,林某山未使用任何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受害人也没有任何反抗情况,均是自愿发生。
2016年7月1日,林某山给受害人安排了酒店。受害人对林某山说喜欢吃他炒的土豆丝,希望林某山晚上能炒好带到旅馆。
晚上8时左右,林某山带着炒好的土豆丝来旅馆,受害人吃完饭后。便让林某山下楼去买避孕套并洗澡。因为当时时间还早,加上受害人近期下体染病,林某山不愿当晚发生性关系。但受害人说等下带着避孕套发生性关系后,把避孕套保留,拿去医院检查一个下下体分泌物,看是什么病。于是林某山便下楼去买了水和避孕套。回来后洗完澡后,二人便在旅馆内发生了性关系。发生完性关系后,受害人便将避孕套取下一个人进入了卫生间。一会出来后,二人便在床上用手机看视频。
因此,当晚双方发生性关系是受害人自己提出来的,林某山没有使用过任何暴力、胁迫。二人均是自愿发生性关系的。
按照常理,如果是强奸案件,那受害人或者林某山身上或多或少存在一些强行发生性行为过程中留下的伤痕。但当晚,受害人与林某山被带至派出所时,受害人与林某山二人身上均没有伤痕、衣服被扯烂等情形。另二人当晚发生性关系的是在一家小旅馆内,这种小旅馆一般隔音效果不是很好。楼道内也经常有人来往,但没有任何人听到过房间内有打斗的声音或者呼喊的声音。
 
三、林某山根本没有强奸的动机,更没有强奸的必要。
据林某山陈述,其与受害人曾多次自愿发生过性关系,其也经常给过受害人钱财,如果其提出与受害人发生性关系的要求,受害人肯定也会同意,其根本没有必要去强奸受害人,且受害人还本身便是“失足妇女”,其没有强奸的动机。
 
四、本案不排除是受害人与其朋友通过受害人与林某山自愿发生性关系然后以强奸相威胁进行敲诈勒索的嫌疑。具体表现如下:
1、2016年7月1日晚受害人与被告人刚发生完性关系不久,受害人的四名男性朋友便冲进来,然后受害人主动前往卫生间把刚刚用过的避孕套拿出来,说其被林某山强奸。这很明显是受害人与其朋友预先设计好的。
如上所述,二人在2016年7月1日发生完性关系后,二人在床上用手机看视频,此时突然受害人的四名男性朋友冲进来。这里有几个疑点:
第一,受害人的四名男性朋友怎么知道当晚受害人与林某山在西乡这个旅馆开房?
第二,受害人的四名男性朋友冲进来的时间为何恰恰是在受害人与林某山刚刚发生完性关系?
第三,正常来说旅馆的房间是锁上门的,林某山也陈述当晚其在买回来避孕套回来是将门反锁再去洗澡的,既然门是反锁的,为什么受害人的四名男性朋友能直接推门进入?
对于上述疑点,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受害人事先便已经将其与受害人开房的的旅馆房间告诉了其朋友,其朋友应该是在旅馆楼下等候。受害人预先将房间门锁打开,等二人发生性关系后,再通知其朋友上来。
建议警方可以调取一下受害人在2016年7月1日及前一两天的所有微信聊天记录。
2、受害人及其朋友并不敢报警,反而最终是林某山带着受害人及其朋友前往治安亭报的警,这再次印证受害人等人以强奸为名敲诈勒索林某山的事实。
正常来说,如果是强奸,受害人的朋友因为气愤进来后应该殴打一顿林某山,随后马上报警。但他们进来后,只是说林某山欺负受害人,并要求与林某山谈一谈。林某山拒绝承认强奸于是双方发生争吵。双方一直争吵到一楼,受害人朋友声称要报警,但一直没有报警的行动,反而是林某山看见一楼附近有个治安亭,并且带着受害人前往治安亭,并向治安员说受害人等人想报警,治安员还向受害人等人告之了几遍派出所的报警电话,但受害人等人并未报警。最后是林某山主动报警。在林某山报警后,受害人的三名男性朋友趁机逃跑了,只留下受害人及其一个男性朋友和林某山在现场等待民警过来处理。
3、受害人及其朋友曾诈骗或者敲诈勒索过林某山的财物。
1、在2016年5月26日左右,受害人以其朋友逼迫他卖淫为由要林某山连夜赶到盐田将她接到西乡。第二天,受害人朋友四名男子赶到西乡,以林某山诱骗受害人到西乡为由敲诈勒索了人民币2万元,该款项林某山系通过银行转帐方式支付,有证据可以证实。
2、受害人数次以他朋友逼迫卖淫,在东莞火车站一个人没有钱等为由,欺骗林某山的善心,骗取钱财。
林某山的嫖娼行为确实存在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该处理的可以处理。但对自始至终也从未强奸过受害人,其完全是掉入了受害人设计的圈套。希望检察院以事实和证据为依据,全面审查该案,给林某山一个公正的处理。上述意见供参考。谢谢!
  
  
广东晟典律师事务所律师
                                                                                                                                                              易石云   律师
                                                                                                                                                        2016727